• <form id="zbg4m"><tr id="zbg4m"></tr></form>

    1.  
       
      首頁 > 豬病解析 > 妊娠期 > 高效 > 正文

      母豬的妊娠期如何免疫才安全、高效?

         j1018256129   網絡 2021-02-15 12:03:42
      【導讀】在養豬實踐中,妊娠期母豬的免疫是比較受重視的,也可以說是豬場防疫的重中之重;據觀察,各地各豬場的以往發病情況差異大,所以預防的側重也會不同;而這個不同又會不同程度的形成故步自封或是邯鄲學步般的思維模式;要么固執己見,不能適...

      在養豬實踐中,妊娠期母豬的免疫是比較受重視的,也可以說是豬場防疫的重中之重;據觀察,各地各豬場的以往發病情況差異大,所以預防的側重也會不同;而這個不同又會不同程度的形成故步自封或是邯鄲學步般的思維模式;要么固執己見,不能適應變化了的豬病新情況,不肯學習新內容及方法(如有的豬場根本不做口蹄疫的預防)。

       

      要么盲目跟隨,防不住病就輕易變化免疫程序,輕易更換生物制品的廠家,不看自己的豬場跟別處的情況差異,別人改,自己也改(如輕易增加免疫次數),結果還是疾病頻發。另一方面是各豬場專職獸醫與各供貨單位派出獸醫(如飼料、獸藥、疫苗等企業的巡回獸醫)的經驗、理念、功利、目的、閱歷、擅長差異太大,往往各執一詞;還有就是各供貨于服務于養豬業的企業宣傳導向不同或有偏頗,造成認知上的誤區。

       

      例如,有的企業為了自身產品的推廣,夸大某種免疫佐劑或所謂免疫增強劑的作用,就在其產品宣傳手冊中開列通常的免疫程序表,而這表格推薦的母豬妊娠期免疫竟然有11次之多,有的推薦表甚至把需要配種前接種、配種后接種無效的豬細小病毒活疫苗也列入妊娠期母豬的免疫程序。

       

      而其市場推廣人員在技術講座或產品推廣接洽時會不厭其煩地據此向養豬場業主介紹每一次免疫如何必不可少,也“順便”介紹其某產品對于確保免疫效價的必不可少。

       

      事實上,大多數中小豬場的母豬妊娠期免疫也就是4~5次;但有的新養豬業主或豬場鬧過幾次病鬧怕了的業主,或新更換了技術場長的豬場,出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考慮,會受這種“企業手冊免疫程序表”,加大免疫頻率,從而導致母豬免疫應激過大,增大了發病幾率。

       

      母豬妊娠期無論是初產還是經產,都屬于一定程度的生理應激期,免疫接種必然也是一種應激的疊加,說它對胎兒與母體一點副作用沒有,是不科學的;少而精總比概而全(多)要更符合妊娠期的生理需求。

       

      母豬妊娠期的免疫,當然是要確保最重要接種的無遺漏,接種時間不錯位,同時也不要輕信所謂“專家”、“手冊”的“指導”,不要在妊娠期隨意增加免疫次數和種類。比如,預防豬乙型腦炎,普免接種時間為每年3-4月份,就是在蚊子尚未活動時進行,再就是每年9月,蚊蟲肆虐時的加強。

       

      此外,一般初產母豬是在配種前接種一次,也有隔2—3周再加強免疫一次的。對于經產母豬,大多只做普免,有的豬場本來已經搞過乙腦普免接種了,為了預防萬一又在母豬懷孕早期補接種并且是2頭份劑量注射,這在實踐中是無效、多余的。有人稱,對于乙腦發病多的地區以及時段,在懷孕早期補種乙腦疫苗可以防止乙腦發生。

       

      這樣的說法缺少理論支持和實踐提煉,也許真是如此,也許是母豬自身的免疫力在起作用。而在養豬實踐中,確有懷孕母豬接種乙腦后而流產及產畸形胎兒的,所以,還是不要在懷孕期接種此苗為宜。

       

      現在仍有個別豬場在母豬懷孕期接種豬瘟疫苗。這是早已淘汰的做法,因為弱毒豬瘟病毒可通過胎盤進入胎兒體內,形成胎兒帶毒,也可能導致新生仔豬豬瘟以及向外界環境排毒。不要認為有的豬場這樣做過,沒出問題,那我的豬場也可以這樣做,概率也許正好“蓋”到你的豬場頭上。正確的做法是,除了每年的普免外,哺乳仔豬斷乳后對經產母豬實施豬瘟免疫接種,這是接種此活疫苗的最適時期。

       

      有的豬場在某一時段仔豬黃、白痢發病較多。預防主要的不能靠接種活疫苗,因為大腸桿菌致病菌種類太多,變異也快,普遍存在,防不勝防。有的豬場給分娩前21天左右的懷孕母豬肌注,也有發病嚴重的豬場在分娩前21天和14天各注射1頭份這種活疫苗,用以防止新生仔豬黃、白痢的發生。

       

      多數實踐證明,這種做法只能管住少部分豬場或某一時段,尤其不能完全控制白痢的發生,只能降低其發病率和緩解病情。所以,要預防此病,還是要從環境衛生、消毒、潔凈飲食、溫度和濕度適宜的管控、母豬整體健康上多采取防范措施。

       

      豬的鏈球菌病也是如此,由于豬鏈球菌血清型較多,不同菌苗對不同血清型豬鏈球菌感染無交叉保護力或交叉保護力較小,所以預防用疫苗只能選擇相同血清型菌苗,而選對血清型菌苗對于眾多中小養豬場來說,很難恰到好處。

       

      理論認為,有發病史的豬場給懷孕母豬產前1個月接種相同血清型菌苗,免疫力可持續9個月,能預防哺乳仔豬發病,也可防止母豬鏈球菌病發生。但一旦血清型不對,保護力就不能指望了。而事實上,許多豬場沒有既往病史不做此免疫也并無此病發生。還是搞好豬場的衛生消毒、防止破傷為好。

       

      對豬萎縮性鼻炎也是這樣,理論上的接種時間為產前2個月和1個月各皮下接種一次,以后每年接種一次,已有過發病史的豬場則要每年接種兩次。但在實踐中,該病發病率并不高,已經不是威脅豬場的大病重病,許多豬場都不做此苗也無發病。

       

      關于預防仔豬紅痢病(又稱C型魏氏梭菌病),不贊成普遍接種免疫的方法。曾經見一豬場技術員與獸藥企業派出技術員起爭執,起因就是對妊娠母豬是做仔豬紅痢滅活苗好?還是預防性投藥好?當時是主張半對半試驗一下,結果是無論做不做疫苗或用不用預防藥的母豬所產仔豬都沒有發病;并且,為此預留的一頭既不做苗也不用藥的母豬所產仔豬也沒有發生紅痢。

       

      那么這三者,到底是誰的運氣好,還是大家的運氣都好?至今不得而知。理論上說,初產母豬在分娩前30天和分娩前15天接種仔豬紅痢滅活苗,能有效地控制本病的發生,但實踐中,有更多的豬場,尤其是對于并未發生本病的豬場,大家更關注是把飼養管理搞好即可,并不一定非接種此菌苗不可,能用管理精細化預防的,不用增加免疫來解決,因為免疫接種總歸是對母豬的一種應激。

       

      在養豬實踐中,有的免疫必做。如,豬口蹄疫、豬藍耳病疫苗都是在妊娠期必做的,否則很難防止發病。又如,偽狂犬病疫苗是妊娠期母豬必須要做的。懷孕早期接種可防止懷孕母豬由感染偽狂犬病毒引起的流產、早產、死胎、木乃伊的發生,哺乳仔豬也可由乳汁中得到抗偽狂犬病免疫抗體,抗體可持續3-4周。

       

      這里想提醒養豬同仁注意的是,一個豬場一定時段里做過了免疫而沒有發病,可以視為免疫成功了保護率100%,但是,從理論上說,任何免疫都不可能每一次都有100%的保護率,很多時候是要根據抗體檢測來決定是否加強一次或是普免一次,這要視當時當地本豬場的既往病史或流行病的具體情況而定(如仔豬的流行性病毒性腹瀉)。不是做苗多豬場就安全。

       

      在一些豬場的技術人員的認知里,做疫苗就像例行公事,只要做了就算完事大吉,像疫苗保存不當、既不更換針頭,也不嚴格消毒比比皆是。有的豬場技術員忽略有些疫苗必須用專用稀釋液稀釋,而用生理鹽水或涼白開水稀釋,有的豬場技術員疫苗稀釋后超過半小時仍在用,而這些都會減低效價。

       

      飼養管理粗放(如通風不良、密度大、飲水不潔、糞污清理不及時、消毒不嚴格等)更是普遍,這些都會擾亂豬只機體內激素分泌,降低機體免疫力,干擾免疫效價的產生。所以,就當前我們豬場的實況看,免疫質量要從飼養管理質量中生成,母豬妊娠期的免疫是不能單以做了什么疫苗、做的全面不全面、做了多少次來衡量其質量的,離開飼養管理的到位,免疫只能是心理安慰或撞大運。

       

      母豬妊娠期免疫還是少而精為宜,并非否定諸多免疫的價值,但無論理論還是實踐,共性的真理總歸是由諸多個性案例總結提煉出來的,并且不會是終極真理;今后,如果我們能用很少的免疫次數來保護好我們的妊娠母豬,那豈不比逐漸增加免疫種類和次數更有利于健康養豬?這就要求我們不輕信、不迷信、不拘泥、重學習、重比較,重飼管,把妊娠期母豬以及幼齡仔豬的疾病預防做的更好。(資料來源:關注養得好,方能 養得好)

      內容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相關推薦
       
      圖文熱點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遼ICP備11016505號-2 | 遼公網安備:21120202000005號